正文 往昔情,小燕子

小说:紫薇花重开 作者:流星猪
    京城外城西北的宣武门外一直是较为繁荣的地方,那里的琉璃场,凡是有点闲钱又附庸风雅的人,都喜欢在琉璃厂淘些古董。

    淘古董这种事,全凭个人运气,用很低的价格买到好东西是常有的事,如果花了大价钱买了一文不值的假货,那也得自认倒霉,从没听说过能退货的。这淘古董啊,买真买假并不是很重要,就跟赌博一样,关键是淘的过程……好吧,这也是钱多的闲人的乐趣罢了。

    现在这四个吃饱喝足的闲人就背着手在琉璃厂乱逛,紫薇只对字画有些许研究,而永壁和永瑍则是各种高手,连多隆都能评说一二,可见鉴别古物这种技能还是和家境有关,真东西见识多了,自然能说出一二。

    逛了一大圈,紫薇买了一把扇子,永壁掏了个玉佩,永瑍给紫薇挑了一个绞金丝花点翠簪,多隆选了个翡翠镯子,每个人都有收获,只是那淘来的东西是真是假就不知道了。

    “多隆,听说你在琉璃厂附近交了什么三教九流的朋友,经常过来撒银子,有这回事?”明显游兴未尽的永壁突然说道。

    多隆气鼓鼓的说道“才不是什么三教九流,是虽然穷了点,但是他们人很好,我只是帮着他们接济一下那些孤寡老人和小孩而已,而且他们也不是白拿钱,每天都有帮着我家的庄子做活计。”

    “好了好了,我开个玩笑而已。”永壁笑眯眯的拍了拍多隆的肩膀,“带我们去看看?”

    “带你们去可以,记得给钱。”多隆呲牙。

    “没想到小多子还是个有善心的人,大哥三哥,这一定得去看看了。”紫薇笑道。

    多隆得意“那是……等等,小多子?”

    “小多子?这名字不错,小多子,以后我也这么叫。”永瑍趴在多隆肩膀上呼气。

    “滚滚滚!我才不是什么小多子!”多隆气的直跺脚。

    “反对无效,走,领我们去吧。”永瑍拖着多隆的肩膀,完全无视多隆的郁闷和怒气。

    多隆欲哭无泪“格格,你怎么老是欺负我。”

    紫薇耸肩“我才没有呢,是吧,大哥?”

    永壁连忙点头“我妹妹这么善良,怎么会欺负人呢。”

    多隆嘴皮子动了动,知道自己是没希望扳回一城了,郁闷的埋头往前走,在心底诅咒这三个可恶的人走路掉坑!

    ..................................................................................

    紫薇饶有兴趣的跟着多隆去看他所做的善行,但是越走越眼熟,脸色也渐渐古怪起来,最后四人停在一个小巷子前,紫薇心里咯噔一下,嘴角露出一丝苦笑,然后很的掩饰下去。

    “就在这里面。”多隆示意几人跟在他身后,在小巷子里左拐右拐,最后来到一个破落的大院子门前,“小燕子?柳青柳红?”

    “这就是所谓的贫民区啊。”永壁摸了摸下巴,“的确挺破旧的。”

    “你小子怎么找到这地方来的?”永瑍好奇的问道。

    多隆摸了摸鼻子“这里那是贫民区啊,最多算是平民区,真正的贫民区脏乱多了。这个院子叫大杂院,是以前一个戏班子住的地方,后来那戏班子得罪了贵人,解散的时候把院子留给了柳青柳红,柳青柳红便在大杂院收养了许多孤寡老人和小孩。原来这个地方更破一些,我认识柳青他们之后,出钱帮忙修缮了一下。”

    紫薇藏在身后的右手紧紧的攥在一起,“小燕子”,在听见这三个字的时候,眼圈一红,差点落下了泪。

    “妹妹,怎么了?”永壁瞧着紫薇不对劲,连忙问道。

    紫薇强作笑颜“没什么,只是被柳青柳红他们感动了,明明自己都生活的那么贫困,还养着那么多老人和小孩……以前娘亲也常做善事……”

    “我们进去看看吧。”永壁不是心肠冷,只是作为贵族本就没那么多无谓的善心,这世界上穷人多的是,救得了一个,救不了另一个,所谓发善心,不过是富人们一时心血来潮,或者叫碰巧看顺眼了,就像多隆一样,帮助大杂院的人,也不过是碰巧罢了。不过他们既然一时好奇跟着多隆来了这里,紫薇因为这些人想起了亡母,也算是得了眼缘,永壁还是决定散点财,帮扶一下这个院子里的人。

    “怎么没人开门呢?”多隆嘟囔着,一脚踹在门上,“有人吗?我是多隆!”

    “小多子你叫什么叫啊!先生正在上课呢!”门“嘎吱”一下打开,一个穿着洗得发白的青蓝色布衣的女子冲了出来,扬手就是一拳。

    “哎哟,小燕子啊,我又不知道现在正在上课。我是带朋友过来玩,别打了,给点面子!”多隆听见一边躲闪一边叫道。

    “噗……妹妹,看来这小多子不是你最先叫出来的。”永瑍打开扇子掩嘴笑道,“这位姑娘叫小燕子吧?我们是多隆的朋友,多有打扰,得罪了。”

    “没什么打扰不打扰,哎呀,别跟我文绉绉的,虽然小燕子我字认了不少,但是这么文绉绉的话理解起来还是头疼的。”小燕子也不认生,把多隆推到一边后,笑眯眯的把几人迎了进来,“都进来吧,院子里简陋,可没什么好招待的。”

    “招待什么,给他们喝凉水就成了。”多隆被小燕子推的一个踉跄,不过似乎和小燕子打闹惯了,也不生气,反而打趣道。

    小燕子挑眉“你当然是喝凉水就成了,至于这几位,几杯粗茶还是有的。”

    “小燕子……”多隆哀怨,“他们三个欺负我,怎么连你也欺负我。”

    小燕子笑眯眯道“谁叫你长那么可爱,就像仓鼠一样。”

    多隆吐血“爷这叫帅气!这叫英武!”

    “鹦鹉?会说人话的鸟?我还是觉得仓鼠更像你一些。”小燕子一边和多隆斗嘴,一边招呼着紫薇三人,“三位在院子里等等吧,我把凳子和桌子搬出来,屋里光线弱,我们在外面晒太阳聊。”

    “多谢了。”永壁拱手谢道。

    小燕子摆摆手“有什么好谢的,你们是小多子带来的,就别那么客气了。”

    多隆被小燕子的话逗乐了,跟着她一同进屋搬桌子凳子,留着永壁、永瑍、紫薇三人在院子里四处打量。

    大杂院是个四四方方的四合院,分前后两个院子,前院开垦了两块菜田,种了几颗果树,后院隐隐传来读书声,看来小燕子口中所说的“先生”就在后面教书,这前院并未看见人,或许人不是出去工作了,就是在后面上课吧,所以小燕子隔了这么久才开门。

    “大家坐吧。”小燕子把凳子搬出来,弹了弹上面的灰尘,“很简陋,不会介意吧?”

    “不介意。”永壁和永瑍丝毫不嫌弃的坐下,“不是说有粗茶吗?”

    “我这就给你们倒茶去。”小燕子在市井混了多年,早已经造就了一副察言观色的本事,见这三人虽然穿着贵气,但是行为举止间并没有看不起人的意思,知道这人和多隆差不多,都是不拘小节的人,当即也放开了些,神色也自然了些。

    “记得给我h小说也倒一杯!”多隆在后面大喊。

    紫薇坐在凳子上,心中可没有脸上的那么平静。

    记忆中的小燕子的脸已经模糊,而现在眼前的小燕子和记忆中模糊的影子重合,前世或无意或刻意忘记的东西慢慢的浮现,似乎是昨天,又似乎是很久以前。

    紫薇对小燕子的感情一直很复杂,一边感谢小燕子闯围场,念着她是她的好姐妹,另一方面,懂得了许多事的紫薇,又深深的怨恨着她。

    或许她当格格的确是糊里糊涂认下的,但是除了最开始的日子,后来似乎都是她在为小燕子殿后,小燕子总会闯祸,她总会跪着为她求情,一次又一次的为了小燕子和尔康下跪,一次又一次为了小燕子和尔康流泪,只要自己稍稍有些不乐意,就会被小燕子指责“你是不是要和我作对”,就会被尔康责备“你怎么不高贵不善良”,到最后她只能随着他们,连皇阿玛的妃子都偷了出去。

    这个结拜姐妹最后连皇阿玛最爱的儿子都拐走了,而自己缺留在京城,为她最后闯的祸赎罪,皇阿玛的刻意无视,太后怨毒的眼光,没了皇阿玛和太后的宠爱,作为一个没品级的格格,生活越来越难过。

    来到京城之后,紫薇也想过去看看小燕子,但是她心中的怨恨和惧怕总是让她可以忽视“小燕子”这个名字,她怕自己见着小燕子会忍不住恨意做出可怕地事,又怕再次被她闯出来的祸缠住,哪怕她们现在已经没有瓜葛。

    而现在见面了,她却发现自己心中除了最初的震惊和淡淡的怀念之外,再没有其他情绪……果然是时间太久了,曾经的感情,已经被磨平了吗?

    “多隆,小燕子是怎样的一个人?”紫薇假装好奇的问道。

    多隆想了想“很直爽,侠义心肠,虽然以前会耍耍诈,做些小偷小摸的事,但为了生活也无可厚非,现在有了正经的工作,也不再做那些小坏事了。”

    作者有话要说因为还珠没有多隆,所以多隆也可以蝴蝶还珠的……以多隆的性子,遇见小燕子算正常,耸肩。

    这是周二的更新,现在我只能半夜爬起来发文,还不一定发的上,接下来还有两章,但是不一定发的上来……捶地呀。

    告诉大家一个对我来说是坏消息对大家来说是好消息的消息……因为jj抽风,所以榜单延后一周,于是我还要在活力上呆一周……我……靠……之……~~……

    uttyebuttonvae收藏我的专栏收藏吧收藏吧求包养啊onclick:rh?authorid272702"

    京城外城西北的宣武门外一直是较为繁荣的地方,那里的琉璃场,凡是有点闲钱又附庸风雅的人,都喜欢在琉璃厂淘些古董。淘古董这种事,全凭个人运气,用很低的价格买到好东西是常有的事,如果花了大价钱买了一文不值的假货,那也得自认倒霉,从没听说过能退货的。这淘古董啊,买真买假并不是很重要,就跟赌博一样,关键是淘的过程……好吧,这也是钱多的闲人的乐趣罢了。

    现在这四个吃饱喝足的闲人就背着手在琉璃厂乱逛,紫薇只对字画有些许研究,而永壁和永瑍则是各种高手,连多隆都能评说一二,可见鉴别古物这种技能还是和家境有关,真东西见识多了,自然能说出一二。

    逛了一大圈,紫薇买了一把扇子,永壁掏了个玉佩,永瑍给紫薇挑了一个绞金丝花点翠簪,多隆选了个翡翠镯子,每个人都有收获,只是那淘来的东西是真是假就不知道了。

    “多隆,听说你在琉璃厂附近交了什么三教九流的朋友,经常过来撒银子,有这回事?”明显游兴未尽的永壁突然说道。

    多隆气鼓鼓的说道“才不是什么三教九流,是虽然穷了点,但是他们人很好,我只是帮着他们接济一下那些孤寡老人和小孩而已,而且他们也不是白拿钱,每天都有帮着我家的庄子做活计。”

    “好了好了,我开个玩笑而已。”永壁笑眯眯的拍了拍多隆的肩膀,“带我们去看看?”

    “带你们去可以,记得给钱。”多隆呲牙。

    “没想到小多子还是个有善心的人,大哥三哥,这一定得去看看了。”紫薇笑道。

    多隆得意“那是……等等,小多子?”

    “小多子?这名字不错,小多子,以后我也这么叫。”永瑍趴在多隆肩膀上呼气。

    “滚滚滚!我才不是什么小多子!”多隆气的直跺脚。

    “反对无效,走,领我们去吧。”永瑍拖着多隆的肩膀,完全无视多隆的郁闷和怒气。

    多隆欲哭无泪“格格,你怎么老是欺负我。”

    紫薇耸肩“我才没有呢,是吧,大哥?”

    永壁连忙点头“我妹妹这么善良,怎么会欺负人呢。”

    多隆嘴皮子动了动,知道自己是没希望扳回一城了,郁闷的埋头往前走,在心底诅咒这三个可恶的人走路掉坑!

    紫薇饶有兴趣的跟着多隆去看他所做的善行,但是越走越眼熟,脸色也渐渐古怪起来,最后四人停在一个小巷子前,紫薇心里咯噔一下,嘴角露出一丝苦笑,然后很的掩饰下去。

    “就在这里面。”多隆示意几人跟在他身后,在小巷子里左拐右拐,最后来到一个破落的大院子门前,“小燕子?柳青柳红?”

    “这就是所谓的贫民区啊。”永壁摸了摸下巴,“的确挺破旧的。”

    “你小子怎么找到这地方来的?”永瑍好奇的问道。

    多隆摸了摸鼻子“这里那是贫民区啊,最多算是平民区,真正的贫民区脏乱多了。这个院子叫大杂院,是以前一个戏班子住的地方,后来那戏班子得罪了贵人,解散的时候把院子留给了柳青柳红,柳青柳红便在大杂院收养了许多孤寡老人和小孩。原来这个地方更破一些,我认识柳青他们之后,出钱帮忙修缮了一下。”

    紫薇藏在身后的右手紧紧的攥在一起,“小燕子”,在听见这三个字的时候,眼圈一红,差点落下了泪。

    “妹妹,怎么了?”永壁瞧着紫薇不对劲,连忙问道。

    紫薇强作笑颜“没什么,只是被柳青柳红他们感动了,明明自己都生活的那么贫困,还养着那么多老人和小孩……以前娘亲也常做善事……”

    “我们进去看看吧。”永壁不是心肠冷,只是作为贵族本就没那么多无谓的善心,这世界上穷人多的是,救得了一个,救不了另一个,所谓发善心,不过是富人们一时心血来潮,或者叫碰巧看顺眼了,就像多隆一样,帮助大杂院的人,也不过是碰巧罢了。不过他们既然一时好奇跟着多隆来了这里,紫薇因为这些人想起了亡母,也算是得了眼缘,永壁还是决定散点财,帮扶一下这个院子里的人。

    “怎么没人开门呢?”多隆嘟囔着,一脚踹在门上,“有人吗?我是多隆!”

    “小多子你叫什么叫啊!先生正在上课呢!”门“嘎吱”一下打开,一个穿着洗得发白的青蓝色布衣的女子冲了出来,扬手就是一拳。

    “哎哟,小燕子啊,我又不知道现在正在上课。我是带朋友过来玩,别打了,给点面子!”多隆听见一边躲闪一边叫道。

    “噗……妹妹,看来这小多子不是你最先叫出来的。”永瑍打开扇子掩嘴笑道,“这位姑娘叫小燕子吧?我们是多隆的朋友,多有打扰,得罪了。”

    “没什么打扰不打扰,哎呀,别跟我文绉绉的,虽然小燕子我字认了不少,但是这么文绉绉的话理解起来还是头疼的。”小燕子也不认生,把多隆推到一边后,笑眯眯的把几人迎了进来,“都进来吧,院子里简陋,可没什么好招待的。”

    “招待什么,给他们喝凉水就成了。”多隆被小燕子推的一个踉跄,不过似乎和小燕子打闹惯了,也不生气,反而打趣道。

    小燕子挑眉“你当然是喝凉水就成了,至于这几位,几杯粗茶还是有的。”

    “小燕子……”多隆哀怨,“他们三个欺负我,怎么连你也欺负我。”

    小燕子笑眯眯道“谁叫你长那么可爱,就像仓鼠一样。”

    多隆吐血“爷这叫帅气!这叫英武!”

    “鹦鹉?会说人话的鸟?我还是觉得仓鼠更像你一些。”小燕子一边和多隆斗嘴,一边招呼着紫薇三人,“三位在院子里等等吧,我把凳子和桌子搬出来,屋里光线弱,我们在外面晒太阳聊。”

    “多谢了。”永壁拱手谢道。

    小燕子摆摆手“有什么好谢的,你们是小多子带来的,就别那么客气了。”

    多隆被小燕子的话逗乐了,跟着她一同进屋搬桌子凳子,留着永壁、永瑍、紫薇三人在院子里四处打量。

    大杂院是个四四方方的四合院,分前后两个院子,前院开垦了两块菜田,种了几颗果树,后院隐隐传来读书声,看来小燕子口中所说的“先生”就在后面教书,这前院并未看见人,或许人不是出去工作了,就是在后面上课吧,所以小燕子隔了这么久才开门。

    “大家坐吧。”小燕子把凳子搬出来,弹了弹上面的灰尘,“很简陋,不会介意吧?”

    “不介意。”永壁和永瑍丝毫不嫌弃的坐下,“不是说有粗茶吗?”

    “我这就给你们倒茶去。”小燕子在市井混了多年,早已经造就了一副察言观色的本事,见这三人虽然穿着贵气,但是行为举止间并没有看不起人的意思,知道这人和多隆差不多,都是不拘小节的人,当即也放开了些,神色也自然了些。

    “记得给我也倒一杯!”多隆在后面大喊。

    紫薇坐在凳子上,心中可没有脸上的那么平静。

    记忆中的小燕子的脸已经模糊,而现在眼前的小燕子和记忆中模糊的影子重合,前世或无意或刻意忘记的东西慢慢的浮现,似乎是昨天,又似乎是很久以前。紫薇对小燕子的感情一直很复杂,一边感谢小燕子闯围场,念着她是她的好姐妹,另一方面,懂得了许多事的紫薇,又深深的怨恨着她。

    或许她当格格的确是糊里糊涂认下的,但是除了最开始的日子,后来似乎都是她在为小燕子殿后,小燕子总会闯祸,她总会跪着为她求情,一次又一次的为了小燕子和尔康下跪,一次又一次为了小燕子和尔康流泪,只要自己稍稍有些不乐意,就会被小燕子指责“你是不是要和我作对”,就会被尔康责备“你怎么不高贵不善良”,到最后她只能随着他们,连皇阿玛的妃子都偷了出去。

    这个结拜姐妹最后连皇阿玛最爱的儿子都拐走了,而自己缺留在京城,为她最后闯的祸赎罪,皇阿玛的刻意无视,太后怨毒的眼光,没了皇阿玛和太后的宠爱,作为一个没品级的格格,生活越来越难过。

    来到京城之后,紫薇也想过去看看小燕子,但是她心中的怨恨和惧怕总是让她可以忽视“小燕子”这个名字,她怕自己见着小燕子会忍不住恨意做出可怕地事,又怕再次被她闯出来的祸缠住,哪怕她们现在已经没有瓜葛。

    而现在见面了,她却发现自己心中除了最初的震惊和淡淡的怀念之外,再没有其他情绪……果然是时间太久了,曾经的感情,已经被磨平了吗?

    “多隆,小燕子是怎样的一个人?”紫薇假装好奇的问道。

    多隆想了想“很直爽,侠义心肠,虽然以前会耍耍诈,做些小偷小摸的事,但为了生活也无可厚非,现在有了正经的工作,也不再做那些小坏事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翁熄系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pku0361.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