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心意灰,幻梦醒

小说:紫薇花重开 作者:流星猪
    紫薇低着头,规规矩矩的坐在绣墩上,听着太后用带着几分威严的语气训话,大概就是唠唠叨叨的说着宫里的规矩,皇室的尊严和脸面,顺带贬低一下紫薇的娘亲,然后夸奖几句自家皇帝儿子的英明神武,最后表示紫薇要心存感激,要对皇帝充满崇拜之情,要对以后给予她的所有待遇都感恩戴德的认命。

    说来说去,无非就是无限的拔高皇帝和皇家,无限的贬低夏雨荷和夏紫薇。最后得出的结论无外乎就是,夏雨荷和夏紫薇被抛弃十几年是很正常的,是夏雨荷不知羞耻的代价,现在认回夏紫薇是额外开恩的,必须感激涕零。

    夏紫薇脸上带着笑意,神情中似乎有几分对未来的忐忑,有几分对皇帝和太后的崇拜,又有几分飘飘然的得意,很符合一个被天上的馅饼砸中的知礼知趣,但又没多少城府的大家闺秀的表现,看的太后是越来越满意。

    太后喜欢懂规矩的人,更喜欢好拿捏、对她做低伏小的人,现在看来,紫薇倒是值得调·教,说不定会成为第二个晴儿。

    只是她不知道的h小说是,她每说出一句话,就让紫薇的心冷了一分。

    “民女牢记太后教诲。”紫薇带着几乎完美的面具,轻声谢恩,只是眼中一闪而过的黯然,泄露了心中的冷意。

    “好了,哀家暂时就说到这些了,皇后你可有需要提点几句的?”太后端起茶杯,满意的浅酌了一口。

    “皇额娘把媳妇儿要说的话都说完了,媳妇儿哪还有说的。”皇后打趣道,“皇额娘的规矩是最周到的,紫薇丫头能得到皇额娘的教诲,一定要好好琢磨。”

    “是,皇后。”紫薇的话里多了几分暖意,她的确会好好琢磨,然后将不切实际的幻想全部打破。

    “皇后这张嘴是越来越甜了,跟抹了蜜似的。”皇后的讨好让太后很舒服,板着的脸也露出了几分笑容。

    皇后立刻接嘴道“哎呀,看来都是前阵子皇额娘赏给媳妇儿的蜂蜜的原因。”

    太后失声笑道“我看是皇后还记惦着哀家的那几罐子新上贡的蜂蜜吧?”

    “皇额娘,这可不能只给皇后啊,媳妇儿也是很馋的。”和亲王福晋适时的插嘴道,“您可不能偏心啊。”

    太后连忙摆手“得得,都给你们算了,受不了你两了。”

    “这可不行,再怎么也得给皇额娘留一大半,我和皇后一人分一点就行了。”和亲王福晋笑道,“是吧皇后?”

    皇后点头“是啊,不然可不是我们不孝顺了吗。”

    “你们俩啊。”太后终于被逗得乐了,开先严肃尴尬的气氛也一扫而光,“紫薇丫头也多和皇后学学,嘴不要那么笨。”

    “紫薇啊,应该是见着皇额娘紧张了,这丫头一看,就是聪慧的人。”皇后捂嘴笑道。

    “怎么这么热闹。”

    随着一声爽朗的大笑,以及太监尖细但是并不刺耳的通告声,紫薇脸色稍稍有些苍白了。

    “这就是紫薇丫头?”乾隆略微有些好奇的问道。

    寻找私生女的事虽是皇后起头,太后提议,和亲王府主办,但是自然对乾隆报备过。乾隆已经对十七年前大明湖畔那个女人记不太清了,派人查探,除了不想让皇室血脉流落在外,更重要的是止住那沸沸扬扬的流言,他可不想给自己完美的帝王生涯留下污点。

    所以对夏紫薇,他也仅仅是有几分好奇罢了。

    紫薇自然也是知道这些的。前一世是她“寻父”,而不是皇上“寻女”。因此前一世见到“夏雨荷之女小燕子”,皇上自然有几分愧疚,而现在是皇上来寻的人,那一点愧疚,也几乎淡的发现不了了。

    而且现在她不但没有问出“您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这句话,也没有拿出扇子和烟雨图供皇上回忆,更没有说出娘亲用以激起皇上愧疚之心的那些以表示娘亲的爱慕和苦等的话语,皇上大概连娘亲长什么样都记不起来,何谈什么愧疚。

    紫薇在乾隆进来的时候,就已经跪在地上行礼,而乾隆那句带着几分疏离,漫不经心的问话,更是深深的扎在她的心上。

    前一世她对皇上和娘亲的爱情深信不疑,而这一世的见面,则让她更加清楚的认识到,帝王的爱情,有多么不可信。

    所以娘亲才会留着烟雨图和扇子激起皇上的回忆,再用那些苦苦等待的话语和忧愁的歌曲来激起皇上的愧疚,不然自己这个私生女,哪能在皇宫立足。

    毕竟她现在唯一的依靠,就是皇上的宠爱。

    可惜上一辈子,她是将娘亲的苦心浪费得一干二净了。

    紫薇在心底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先前的奢望和幻想真不愧是奢望和幻想,她还记得小燕子说过,刚进宫的时候皇上曾经亲自喂她吃药,对她好的不是一星半点,所以她即使早就看清了,但还是存着几分奢望,皇上第一次和她见面的时候,会不会也是一副慈父的样子,会不会给以她从未享受过的父爱。

    紫薇已经明了,当她还是漱芳斋宫女的时候,皇上对她的好是对于女人的爱慕;而当她是明珠格格的时候,皇上对她的感情是夹杂着尴尬和愧疚,无比复杂,有时候甚至是通过她回忆另外什么人,以前她还以为那个人是娘亲……

    那拉氏看着紫薇有些灰暗的神色,知道她并不是见到圣颜被吓的,而是再次灰心了吧。皇帝对别人的好,哪和什么爱情亲情字有关,不过是一个字,“宠”罢了。对妃子是这样,对晚辈也是这样。比如对自己的亲生儿子,大阿哥和三阿哥直接被骂死,四阿哥六阿哥都被出继,自己的孩子也被苛刻致死。而对于福康安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晚辈,乾隆对他比任何儿子都好,甚至包括后来当了皇帝的十五阿哥。

    难道真的是对侄子的亲情?哼,不过是看顺眼了的宠爱罢了。若真是亲情,自家儿子哪会比不过隔了一层的侄子。

    皇帝的儿子女儿老婆小妾,要想得到皇帝的好感,都只能争宠,和所有的外臣奴才一样争宠,千万别指望什么血缘什么爱情,不然,下场怎是一个惨字了得,就像以前的自己。

    希望紫薇真的能想开,对皇帝,是不能指望他懂得“情”字的,无论是什么情。

    就在那拉氏感慨的时候,皇上和紫薇的对话已经结束了,大概就是家里有些什么人,夏雨荷这几年过得怎么样的闲话,紫薇回答的中规中矩,也没有拿出夏雨荷的话来问乾隆,因此乾隆觉得索然无味,也没从夏紫薇的话里多记起夏雨荷几分,摆摆手也就放一边去了。

    和亲王福晋倒是有些惊讶,按照昨个儿和紫薇的谈天,紫薇的才情和胆识,不至于让现在的谈话如此的生硬才对,倒像是故意如此,难道紫薇并不想入了皇上的眼?看来是真的不想入宫。

    和亲王福晋对紫薇多了一分心疼。才十六岁的小姑娘,就如此的早熟,可见是受了多大的苦。乾隆对平民的生活不了解,但是和亲王福晋倒是了解的,她知道一个带着女儿,顶着骂名的女人的生活有多么不易。听着紫薇说夏雨荷经常缠绵病床,那么家里很多事应该就是紫薇自己打理的。小小年纪就撑起了一个家,紫薇的生活得有多么的艰辛。

    乾隆什么都没听出来,什么都没想到。以他的性子,既然没忆起对夏雨荷的情,自然也不会对她真的有多么关心。所以夏雨荷的生活怎样,夏紫薇的生活怎样,所谓的询问,不过是走个过场,问了就罢了。说不定夏紫薇的回答他一个字都没记住,最多怀念一下年轻时候的风流岁月罢了。

    “对了皇额娘,弘昼那小子想让紫薇以宗室之女的名义过继到他的名下,我觉得这方法不错,您说呢?”乾隆来这么晚,就是因为弘昼在养心殿打滚撒泼所致。本来他还有着几分不乐意,不过现在紫薇没入他的眼,又是个私生女,再加上前阵子刚得到的和婉病重的原因,对弘昼也有几分歉意,也就顺水推舟了。

    太后想了想,也觉得这法子不错,老五一直想要个女儿,所以从宗室过继一个似乎也不会让人怀疑。以紫薇私生女的身份,以后要封公主麻烦很大,当个格格也合适。

    “老五媳妇儿觉得呢?”太后还是象征性的问了一下和亲王福晋。

    “媳妇儿可是非常乐意的。”和亲王福晋拉着紫薇的手笑道,“媳妇儿一见到紫薇,就觉得很亲切,能过继到媳妇儿名下,那是再好不过了。”

    乾隆和太后相视一眼,都很满意。得,玉牒上能记在和亲王的嫡福晋名下,那就是和硕格格,紫薇这身份也不低了,也不算亏待了她。

    于是这事就这么欢欢喜喜的定了,虽然没有任何人问紫薇的意见。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翁熄系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pku0361.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