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1一刀割下

    九品文学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学”即可速进入本站,本站永久无弹窗免费精品小说阅读和格式下载服务!

    然而,当孙二皮看见变成陶艳春的四赖子,弄好洞口,回身就要逃离,觉得时候到了,一拍三皮,示意牠出击制服对方的时候,却发现,马戌狗已经按耐不住自己的冲动,率先冲了出去,并且大喊大叫道“四赖子,还我儿子,不然我跟你拼命!”就朝变成陶艳春的四赖子身边冲了过去……

    可是,一听见喊声,发现自己被包围的时候,变成陶艳春的四赖子立即停住了脚步,顺手从腰间那个硕大的腰包里,掏出一个瓶子来,对冲过去的马戌狗大喊道“别过来,不然我就用化尸水,让你儿子人间蒸发!”

    一听这话,不但马戌狗立即停止了脚步,就连孙二皮也立即叫停三皮的制服行动,因为对方说得出来,也做得出来——一旦对方真的伤及到马戌狗的小儿子的话,这次行动可就算失败了呀!所以,要停下来,静观其变,再作打算。

    “我求求你,放我了我儿子吧,还像承诺上写的,只要你放了我儿子,我就让他们放你走,我保证,我用脑袋保证,请放了我儿子吧,这是马家唯一的后人了呀!”马戌狗又跪地哀求起来。

    “你说啥?他怎么会是你儿子呢?”大家都没想到,假陶艳春真四赖子却突然这样说话了。

    “不是我的儿子,会是谁的儿子呀?”连马戌狗都蒙掉了。

    “当然是我的儿子呀!”真四赖子具体来了这么一句。

    “不,不,不会吧,咋突然变成你的儿子了呢!”马戌狗当然莫名其妙,瞠目结舌。

    “当然是我的儿子呀——你裆下移植了我的鸡巴卵子,打下的种,不是我的,难道还是你的呀!”变成陶艳春的四赖子,终于说出了这句足以致命的话。

    听对方这样一说,马戌狗顿时哑口无言,干嘎巴嘴,就是一句话都说不上来了——因为这是铁的事实,因为这是千真万确的道理,无法改变,更无法否认,所以,马戌狗一下子被噎住了,就像嗓子眼里,突然噎住了一只鸡蛋一样,顿时令他呼吸困难,大脑空白,整个人,都处在晕厥休克的边沿了——天哪,闹了半天,马家唯一的后人,也瞬间改变了概念,反倒成了这个假陶艳春、真四赖子的后人了呀!无论如何也让马戌狗难以接受,更难以承受了呀!

    就在变成陶艳春的四赖子,用那句话,一下子将马戌狗给噎住后,大家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马戌狗从腰间掏出了一把带来的刀子——估计是想与真四赖子搏斗的时候,能派上用场吧——脱下了自己的裤子,左手薅住裆下的男根,右手竟然挥刀下去……

    在大家都没反应过来的瞬间,将四赖子移植给他的外生殖器给割了下来,顿时,鲜血从他裆下飞溅出来,他却浑然不觉的样子,边哈哈大笑,边将割下的男根,放在一块石头上,用手中的刀子,胡乱地边剁边说“谁稀罕你的鸡巴卵子,老子割了你,剁成肉酱,让你永世不得再受用——哈哈!”

    大家一看马戌狗的行为,知道他是被严酷的现实给逼疯了——本来以为,移植了四赖子的男根,自己又做回了男人,而且与嫂子徐凤志组建了新的家庭,生下的第二个孩子,就是自己的亲骨肉,也是马家唯一的后人了呢,谁想到,到了今天这样的情景下,才突然被该死的四赖子给一语戳穿了——原来如此折腾的结局,竟然帮助四赖子这个该死的恶魔养育了一个后代呀!

    顿时,马戌狗就对裆下四赖子移植给他的外生殖器深恶痛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突然发现,原来自己是在帮助死敌寄养了这男人的物件呀!难怪这个四赖子,那么热衷于让自己不惜重金去寻找周香兰呢,原来,他从一开始,就认为我马戌狗裆下的男根还是他的呀!只不过是寄养在了我的裆下呀!不但替他生了儿子,还要替他去上他的梦中情人周香兰呀!怪不得每次弄周香兰的时候,他的感比自己还强烈呢,原来,根子就在这里呀!

    我草你十八辈祖宗四赖子!今天我就割下你寄养在我身上的男根,将它铲草除根,让它彻底消灭,让你再也不要指望在我身上寄养你的孽根了!哈哈,割下来一切就都了断了,割下来你四赖子也就不再神气,不再有那种感了吧!哈哈,割下来了!割下来了,还要将其碎尸万段,让它永生永世都不能再还原成你想要的摸样,再替你去弄你想弄的女人,再给你带来一丝一毫的感了,哈哈!

    出于这种心理,基于这种心态,马戌狗才挥刀自宫,割下了四赖子当年无偿捐赠给他的男根,并且将其放在石板上,剁成了肉泥……九品文学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学”即可速进入本站,本站永久无弹窗免费精品小说阅读和格式下载服务!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翁熄系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pku0361.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