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3章番外章幸福生活

小说:宠溺无边 作者:未知
    (一)旖旎夜

    夏夜,明亮的月色把大地万物照的透亮,虫鸣的声音,伴随着瀑布倾斜而下的叮铃,奏起了一曲夜的交响。

    清澈的水畔,细细簌簌脱衣的声音响起,月光下,两具相拥的身体暧昧交缠。虚软地依偎在男子身边的女子,精致如玉的脸颊上,布满了羞涩的红晕,而抱着她温柔轻吻的男子,绝美的面容,妖娆的泪痣,眼底,是充满却又爱恋的宠溺。

    细密的吻沿着女子光洁的额头缓缓向下,到了那粉嫩的唇畔,便开始了一阵停留。狠狠地吻住,霸道的纠缠,灵巧的舌肆无忌惮地索取,凶猛而又温柔。

    “嗯、、哥、、、、、、、、、”

    低低的呢喃,女子大大的眼睛已是紧紧闭着,纤细的长睫不安的颤抖,秀美的面容上宛如绽放了一朵红云。男子被这甜腻的声音一个刺激,眼神愈见幽暗,灵巧的舌机智地撬开了女子已经失守的红唇,在她的口腔里肆意掠夺。勾住她的丁香小舌,引领着它和他的一起舞动,甜腻的汁液从二人缠绵拥吻的唇畔溢出,月色下显得异常暧昧旖旎。

    缠绵的吻渐渐已经不能满足,修长的大手,也开始了不安分的游动。莹白如玉的娇躯,细腻温滑的触感,男子的手上下游移,女子的身体在他的触碰下,渐渐变成了羞涩的粉红。失神地搂住男子修长的脖颈,无力而娇弱地低低喘息。那掠夺的吻已经在她的锁骨流连,高仰起头,任由男子在自己身上,做着最羞涩却也最亲密的举动。

    她的身体纤细而小巧,任何一处都是最适合她的完美。深深地凝视着身下这幅躯体,男子眼中涌上更加深沉的暗黑,在月色下,竟然显出一种异样的紫光来。邪肆魅惑的容颜,此时此刻宛如祸世的妖精般,一眼,便是为之沉沦的深渊。

    “一一,我爱你。”

    叹息般地低吟,怀中女子的娇躯一震,脸上身体的红晕更甚。她知道,一直都知道,她也爱他,真的好爱他,还有,他们。这样奢侈的爱啊,她一直都知道自己的贪心,也知道那种无法放开的深情与愧疚的痛。可是,对于他们的爱,真的,已经没有办法停止。

    主动抱紧雪云歌健壮的腰肢,顾唯一手上一紧,无法遏制地嘤咛一声。竟是被他低头,含住了那粉嫩的花瓣辗转吸吮,深深的悸动,让她羞怯的闭上了眼,承受着他的爱怜。

    雪云歌眼神幽暗,却带着那样让人心颤的深情,修长的大手,缓缓分开她纤细的双腿,试探着。知道确定了她的身体可以承受,才搂紧她的腰肢,缓慢而温柔的进入了她,开始了深深的撞击。

    两人同时发出一声低吟,小小的池畔,深爱着彼此的男女,夜光下,一片春色旖旎。

    “哗啦”的水声,沉浸在欢愉中的两人蓦地被惊醒,睁开迷蒙的大眼,看清了眼前光裸着上身,绝美若莲的男子,顾唯一脸上羞怯的红晕更甚。不好意思地埋进了雪云歌的怀中,不敢看雪逐月染上的脸。

    “哥,你真是过分!晚膳后就悄悄的把一一带走了,居然留下我去洗碗,太过分了!”

    今天是轮到他和雪云歌洗碗的,可是雪云歌却找了个借口悄悄离开,还带走了顾唯一偷偷在这个瀑布下面的池畔缠绵。雪逐月心中有气,愤愤地走到两人身边,一把将顾唯一拉进了自己的怀里。突然脱离了温润的所在,雪云歌气恼地睁开眼,看着自己的弟弟,绝美的面容上居然带上了一丝邪恶的得意。

    “月,这只能说明你笨啊!”

    气急,雪逐月却也无可奈何,的确是他笨,所以才会处处被哥给牵制。心中却没有什么怨恨,一直以来,都是哥在让着他,纵容他,独自一人承担着一切。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已经雨过天晴,哥,是该对他自己好一点了。

    怀中的娇躯对他来说,是难以抗拒的诱惑,现在,也是该轮到他了。乘着怀中的女子还没有反应过来,雪逐月抱紧顾唯一的身子,灵巧地打开了她的双腿。闷哼一声,吻上那娇艳欲滴的双唇。堵住她所有的不满和抱怨,还有,她令人心颤的娇吟。

    这香艳的一幕,并没有引起雪云歌的不满,相反的,他听着不远处的声音,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

    伴随着脚步声,前方传来男子浑厚却十分幼稚的叫喊。

    “拾儿,你去哪里了?”高大俊美的男子,脸上的表情,是单纯的,带着一丝找不到心中女子的焦虑。雪逐月听着这个声音,眼中闪过一丝气恼,这个捡来的家伙,总是坏他的好事!要是他过来了,一一怎么会容许自己继续?好不容易得来的艳福,难道真的无法消受吗?

    怀中的顾唯一,听见这声音,也开始渐渐清醒过来。被发现的惊慌和羞怯,让她不再沉迷于雪逐月带来的欢愉。微微推开雪逐月的身子,顾唯一哑着声音开口。

    “哥,放开,捡儿要过来了。”

    挫败地看着刚刚还意乱情迷的一一,现在恢复清明,脸上的表情明明白白地写着我要离开。

    雪云歌诡异一笑,突然拍打着水面,发出了一丝声音。不远处的捡儿听见,欢喜道“拾儿,你在前面吗?”

    脚步声渐近,顾唯一急的几乎要哭了,要是让他看见自己和哥哥们这个样子,一定会缠着她问半天的!就算不这样,她自己也会羞愧欲死!

    挣扎着脱离雪逐月的怀抱,可是他又怎么会甘心放开。雪云歌见状,火上浇油道“一一,他就要过来了哦。要不要到哥哥这里来,哥哥带你上去?”

    “好!”迫不及待地开口,得了顾唯一的同意,雪云歌得意一笑,飞身而去,瞬间便将顾唯一抱在怀中并缠上了雪白的睡衣。遮住了她的身子,笑话,他怎么可能允许一一的肌肤被那个傻大个看去了。

    “月,你就好好在这里‘清静’一下吧。”

    意有所指地看向他的下身,雪云歌笑得邪恶,抱着顾唯一便消失在了瀑布。剩下气恼不已的雪逐月,狠狠地拍响水面。难以消除的,他的身子涨的发疼,更可恨的是,哥居然带走了他的衣服!

    “雪、云、歌!”

    第一次这样气愤地喊出自己哥哥的名字,捡儿上前,看着光着身子在池中的雪逐月,疑惑道“原来是你啊,兴致真好,这个时候还在沐浴。既然拾儿不在,我还是回去了。”

    转身离去,身后,是雪逐月暴怒的声音。

    “站住,不许走!”

    至少,也得带给他一件衣衫啊!

    (二)生产

    天气晴朗,万里无云的天空,阳光淡淡的,不是很刺眼。这是一个美丽的山谷,不知名的鲜花竞相开放,争奇斗艳,飞舞的蝴蝶盘旋其中,空气中是满满的芳香。走过一片花海,出现在眼帘的竟是一个瀑布,飞流直下的雪白水痕,阳光下折射出耀眼的七色光彩,仿佛是一条挂在瀑布之上的彩虹,美得炫目。

    光洁的巨石之上,一个圆滚滚的身影出现在那里。粉色宽大的衣衫,却无法掩饰女子那高高隆起的腹部,披散着墨黑顺直的发丝,女子拥有一张精致若陶瓷般细腻的容颜。大大的含情目,纤长的睫毛扑闪,小巧的鼻翼,樱花般粉嫩的红唇,看起来却像是一个孩子。此时此刻,女子半躺在巨石上,精灵般充满灵性的大眼里满是苦恼。

    “宝宝啊宝宝,你到底是谁的啊?”

    都怪哥哥们,每次都是一起,害她都搞不清楚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瘪瘪嘴,漆黑的大眼望着天空,喃喃自语。

    “如果是大哥的,二哥是大哥的弟弟,那么以后宝宝该叫二哥爹爹,还是二叔啊?”

    “啊!!!!!!!!!!!!!!!!!!!”

    郁闷地抱着脸颊,顾唯一开始了这令她纠结的烦恼。殊不知,她这一番苦恼的姿态和话语,都被突然出现在瀑布后面的三人听个一清二楚。雪云歌与雪逐月一脸黑线,尤其是雪逐月,微恼而尴尬的眼神,望着前方那个似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的大肚女子。而一旁的千雅暮,绝美的面容上是忍耐的笑意,二叔?亏她想的出来,还那么苦恼的样子,可爱的雪啊,实在是让他爱怜不已却又忍俊不禁。

    雪云歌看着千雅暮憋笑的样子,狠狠盯了他一眼,“笑什么笑,别以为我们接受了你,你就可以对我们指手画脚!宝宝可不是你的,哼!”此话一出,满意地看见千雅暮面色一白。顾唯一虽然想起了前世之事,也接受了千雅暮,但是,她对于他,始终不像对待雪云歌、雪逐月那般亲密。甚至,还隐隐有在躲避他的趋势,他不懂这是为什么,却无法开口说什么。只能默默心伤,强颜欢笑地在背后注视着她。

    雪云歌和雪逐月见千雅暮黯然,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即使,他们知道了前世的缘由,即使,千雅暮和他们一样爱着一一。以后被分割而不完整的爱,他们也是自私的,也会嫉妒。他们是双生子,在前世本来就是一体,或许因为这个原因,他们两个可以互相接受。但是千雅暮是他们的情敌,是他们共同的敌人,这是毋庸置疑的。不想再要一个人来分享一一的爱,他们不会傻得去帮这个情敌,甚至,一找到机会就要打压他,最好逼的他自动离开一一才好。这样,一一的眼底心底,才会只有他们。至于那个捡来的,他们才不担心。他们知道,他也是爱着一一的,可是,一一不爱他,他才是一一真正的哥哥。虽然那个家伙老是突然出现破坏他们的好事,让人生厌,但是,至少对他们的威胁,根本比不上千雅暮。

    “一一,在想什么呢?”

    身后传来温柔的男音,顾唯一惊慌的转身,看见站在一旁的三个绝美男子,结结巴巴道“哥,雅,你们什么时候到的啊?”天啊,他们究竟是什么时候在她身后的,自从怀了宝宝,她就发觉自己的灵觉迟钝的要命,雅说这是因为她的灵力正在被宝宝吸收的缘故。他们有没有听到自己刚刚的胡言乱语啊,这实在是太丢脸了!

    淡淡的红晕涌上白玉般的面颊,顾唯一感到一阵燥热。雪云歌雪逐月看着她那副娇羞的样子,眼神一暗,他们的宝贝,即使挺着大肚子,也美得让他们“蠢蠢欲动”。自从一一怀孕以来,他们一直小心翼翼的,已经好久,都没有碰过她了。可是,还不能着急,他们爱她,孩子就要出生了,以后,他们有的是时间。

    “在你说宝宝究竟是谁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来了。”

    “轰!”

    脸颊爆红,顾唯一简直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果然还是被他们听到了,她不要活啦!真是丢死人了!

    ,,,,,,,,,

    两层楼高的竹屋里,传来女子撕心裂肺的叫喊声。似乎是在承受极大的痛楚,女子尖利的哭喊,听起来让人异常心疼。

    门外,是四个男子焦急而凌乱的步伐,原本门口那条长满鲜花的小道,已经被他们踩得乱七八糟。女子喊痛的声音,让他们随着她的叫声一起痛楚,可是现在,他们甚至不能帮到她什么,只能在这里走来走去。

    实在忍受不了这样等待的煎熬,雪逐月一把抓住捡儿的脖子,愤怒道“你抓来的产婆,到底有没有用?为什么一一到现在还在喊痛?”

    捡儿也是哭丧着脸,他跑了十三个村庄,才找来了五个产婆,现在这些产婆全都集在楼上为拾儿接生,可是拾儿已经生了好久,为什么还没有生出来?听着拾儿阵阵哭喊,他也是心疼不已,可恶的产婆,一定是她们的错!

    “月,不要冲动,这不关捡儿的事。我想,或许是因为这个孩子吸收了雪全部的灵力,因此才会降生得如此艰难。”如是安慰着,千雅暮绝美的脸上,也是无法掩饰的焦愁和担忧。

    看起来最为镇定的雪云歌,绝美妖娆的面容上再也没有了笑容,只剩下冰冷一片,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突然,他的脸色一边,干脆直接上了楼,才不管什么男人不能在场。其他几人见他如此,也纷纷跟在他的后面。

    急腾腾地上了楼,充满了血腥味和汗水味的房间,几个产婆手忙脚乱地端着热水,或是守在产妇床边,一个看着她的下体,一个站在她旁边鼓励她用力。

    “夫人,不要放弃啊,用力!”

    “啊!我好痛,不能用力了!”

    顾唯一痛得真的想死了,这样的疼痛,是她有生以来从来都没有经历过的痛楚。以前就知道,如果把疼化成十二个等级,那么生孩子就是最痛的十二级。所以一直以来,她排斥怀孕。可是,哥哥们那样期盼的眼光,他们之间,的确也需要爱情的结晶不是吗?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有了宝宝,却遇到了难产。她知道的,生了一个上午却还是这样,除了难产还会是什么?可是,再痛,她真的不想放弃,母爱的伟大,或许现在她有些体会了,宁愿死,也要让孩子出生。

    “一一!”

    “雪”

    “拾儿”

    四个男子一起出现在床沿,产婆拦都拦不住。分成两边站在顾唯一的四周,四分分别紧紧握着她的手,给与她温暖和力量。雪云歌和雪逐月暗暗输入内力,保证她的体力。

    床上满头大汗,憔悴不堪的女子,他们那么爱她,可是,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承受这样的痛楚。

    “一一,哥哥错了,早知道生孩子如此痛苦,哥哥不该让你怀孕的!是哥哥的错!”

    “宝宝你出来吧,不要折磨你的娘亲了,舅舅给你好玩的玩具哦,你点除了看啊!不出来的话,舅舅就不给你了!”

    看着蹲在床沿下,拿着一个拨浪鼓对着女子下面喃喃自语的捡儿,雪逐月脸上暴起青筋和黑线。

    “捡来的,你在干嘛?”

    “我在哄宝宝出来啊!”

    抬起茫然无措的眼,拾儿看起来好难受的样子,他也想要帮她。

    “噗哧”一笑,顾唯一艰难地扯起嘴角,傻傻的捡儿,连她的注意力,都被他给转移了。就连肚子,都好像不再那么痛了。

    “你少在这里捣乱!”愤愤地看着那个一脸呆滞的傻子,虽然知道他的苦心,可是,暴躁的雪逐月此刻就是看他不顺眼。除了找他出气,他找不到别的办法发泄心中的不安和害怕。

    “产婆,究竟是怎样回事?为什么孩子到现在还没有出生?”

    战战兢兢的产婆,被这几个面容绝美却神情凶恶的男子吓住了。结结巴巴地开口道“夫、夫人是头胎,奴担心,夫人是难产了。”

    “我不管什么难产,要是夫人和孩子除了什么事,我要你们几个陪葬!”高吼一声的,竟是一直都没有出声的雪云歌,他害怕了。甚至出言威胁这些产婆,除了一一,其余人都不重要。

    “云,不要这样。你这样子,她们哪里还有心情来为雪接生。”看着几个心惊胆战,甚至双手都在颤抖的产婆,还是千雅暮冷静,安抚道“你们不要害怕,我们绝对不会伤害你们的。好好的接生吧,我们不会亏待你们的。”

    走到床边,看着雪憔悴汗湿的苍白容颜,“雪,不要怕,你一定会没事的,还有孩子。”

    点了点头,顾唯一眼角湿润,她的孩子,她的爱人,她要学会勇敢。深吸一口气,继续用力,耳边传来产婆惊喜的叫喊“夫人,出来了,出来了,就要看到了!用力啊!”

    源源不断的内力注入体内,还是四周关注担忧的眼神,她紧紧闭着眼,使劲地想要把体内的孩子排出来。

    “啊!”

    尖利的指甲深深地陷入自己抓着的手中,她不知道是谁的,除了疼痛,便是疼痛。身体好像有个东西滑出去了似的,猛地,耳边是产婆的喊叫。

    “出来了出来了,是个男孩!”

    “天啊,还有一个!夫人,用力啊!”

    在顾唯一痛苦的喊叫声和孩子高亢的哭声中,最后一个孩子也出来了,松了一口气的顾唯一,眼前一黑,晕了过去。昏迷前,是他们着急的喊声,和孩子的哭叫,好吵、、、、、、、

    (三)雅爱

    天气晴朗,微风吹动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一颗枝叶茂密的大树下,两个小小的身影蹲坐着。那是两个一模一样的孩子,二、三岁的年纪,精致绝美的小脸,却是带着一种不属于他们年纪的魅惑。明明看起来是天使般清纯的面容,却因为他们那一紫一青的眸色,显出一股异样的妖异。

    “哥哥,我们去找雅爹爹吧。”

    稚嫩的声音,从绿眸孩童粉嫩的口中吐出,他最喜欢雅爹爹了,比喜欢大爹爹和二爹爹还要喜欢。可是,大爹爹和二爹爹却总是不准他们去找他。

    “好吧,不过,不能让他们知道。”紫眸孩童粉刁玉琢的脸上露出一种老成的神色,看着弟弟乖乖地点头了,拉起了他的手,一起朝着瀑布后面的花谷走了过去。他知道,雅爹爹每天都要到花谷去采摘花蜜,收集雨露,说是给娘亲服用的。娘亲为了生下他们很辛苦,身体也变得虚弱。每次娘亲生病的时候,他们就要面对来自全家人的责备,只有雅爹爹,会温柔的安慰他们。他们最喜欢雅爹爹了。

    两个小小的身影,朝着花谷走去。

    五颜六色的花海中,相拥而立着两个白衣如雪的人,绿眸孩童看清了那抱着的两人一惊,正要张口,却被紫眸孩童给一把捂住了。

    是娘亲和雅爹爹,他们在干什么,为什么抱在一起?小小的脑袋充满不解,平日里,只要雅爹爹一靠近娘亲,两个爹爹就会出现把他赶走,看着雅爹爹失落的神色,他们都觉得好难过。可是爹爹们太厉害,他们其实也挺害怕的,因为大爹爹和二爹爹在娘亲面前总是很疼爱他们的样子,等到娘亲不见了,他们就马上变了神色,还不许他们粘着娘亲。最讨厌大爹爹和二爹爹了,虽然舅舅也很好,可是他总是追在娘亲身后,还傻傻呆呆的,一点都不好玩。

    花海中,顾唯一略显羞涩的依偎在雅怀中,心中忐忑如小鹿乱撞,这是她第一次,如此亲密的和他相拥。她知道雅的心,一直躲避着他,却是觉得自己不配。她已经有了两个哥哥,享尽宠溺,他们给了她全部的爱,她已经贪心的拥有了两个人的爱情。雅,他是如此优秀,如此温柔,他的爱,她真的配去拥有吗?她凭什么,要求他们为她付出如此深沉而完整的爱,自己,却无法一心一意?不论是一一,还是雪,她与他们的纠缠,或许是命中注定。却无法否认,她爱他,一一爱着雅,雪也爱着雅,那颗心,不知不觉,就已经为他的深情和温柔而敞开。可是,哥要怎么办,他们不说,甚至接受雅的存在,可是,他们眼中的黯然和嫉妒,她又何尝看不清楚?不想伤了哥的心,也不愿意去伤害雅,所以一直这么拖着,不靠近也不疏远,却发现这样反而更痛苦。她已经伤害了他千年,再也不要他为了自己流血,可不可以,这一次,雅,换我来保护你?你的深情和脆弱,我也想要去守护,你的笑容,我也想要去珍惜,绝对不要像那一次一样,让你笑着,却冰冷在我的怀中。

    “雪。”

    一直以来,他都叫她雪,一一不是属于雅的,属于雅的,是雪。就像拾儿,是只属于捡儿的,他们都如此执着于一个名字,即使他们爱着的,是同一个人。可是,明明知道不会是她的唯一,却固执地想要贪念那唯一的温暖。不去问她究竟最爱谁,最在乎谁,因为,那是一个无解的答案,甚至,一出口,便是伤。有时候的爱,真的不能说出口,就像喜欢,却不一定要拥有。

    “我很庆幸,我终于鼓起勇气,对你勇敢。”

    搂紧怀中的娇躯,为什么还要继续隐忍呢,为什么还要继续默默地爱着她呢?原来,跨出这一步,大声说出自己的爱,才会得到自己想要的回应。她的躲避,不是因为不爱,而是因为太过在乎。既然这样,他不该再继续软弱,是的,现在才明白,他一直都爱得,如此懦弱。原来,只要再勇敢一点点,就能够抓住自己想要的幸福。

    “雪,我爱你。”

    看着怀中通红羞涩的面颊,他心中是无比的轻松和幸福。不想偷偷去爱她了,他们可以强势,甚至就算是兄妹,都如此不顾一切的去占有她。那么他的爱,也可以如此疯狂不是吗?一直以来的忍耐,退让,这才是自己离她越来越远的原因。那么,从此以后,他也要强势地抓住她的手,再也不会放开。

    捧起那张迷蒙羞怯的精致面容,他的眼底,是如水一般的温柔。那样深情的目光,一寸寸,将顾唯一的心震撼。雅,是世界上最让人无法抗拒的男子。被他注视过的每一处,都仿佛在战栗,然后燃起别样的灼热。

    “雅,对不起,我爱你。”

    我终于开始明白,为什么就连爱,也需要道歉。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对你开口说出这句话,只因,我们的爱,彼此都懂。这一次,换我来,重新开始。

    踮起脚尖,深深地吻上那张绝美深情的容颜。他嫣红的唇畔,他颤抖的身体,他守候千年的爱恋。再也不会,对他放手。

    花海中拥吻的男女,唯美的像是一副绝美的画面。空气中甜美的香气,伴随着四周飞舞的蝴蝶,似乎有爱在蔓延。躲在花丛中的两个孩子,静静地看着这一幕没有出声。或许他们还不懂这是什么,但是却能够感受到那样深刻的幸福。他们最喜欢的雅爹爹,终于可以不在隐忍的看着娘亲,他们自然也要帮他。

    “哥,大爹爹和二爹爹要过来了。”

    凑近紫眸孩童的耳畔,小声的开口,双胞胎继承了顾唯一的灵力,方圆一百里的生物,他们都可以感觉到。眼中交换了一个狡黠的笑容,两个孩子手拉手,悄悄离开了花丛,朝着那寻来的二人走去。

    “爹爹,爹爹!”

    粉刁玉琢的双胞胎,蹦跳着跑进迎面而来的两个绝美男子怀中,雪云歌与雪逐月一起抱起了他们。

    “司青,慕紫,跑哪里去玩了?”

    雪慕紫眨巴眨巴紫色的大眼,搂住雪云歌的脖子,单纯而天真道“我和弟弟去找雪球了,可是怎么也找不到。爹爹,你们带我们去找好不好?”

    雪逐月怀中的雪司青也软软地撒娇道“爹爹,青儿要雪球,爹爹去嘛!”

    见两位爹爹面色犹豫,慕紫大眼瞬间通红,泪眼汪汪却哽咽道“爹爹总是不陪紫儿和青儿,是不是我们不乖,爹爹讨厌我们?”精致可爱的孩子,这般哽咽低泣的样子,实在是惹人心疼。一旁的司青见哥哥如此,也立刻红了眼眶,怯怯哭道“青儿一定不是爹爹的孩子,爹爹才会不喜欢青儿,哇哇、、、、”

    所谓雪球,其实是小可爱和它的老婆生下的一只全身雪白的雪虎,现在也是双胞胎的贴身宠物。不过雪球贪玩,总是跑的不见踪影。雪云歌与雪逐月对视一眼,他们本来是要去找一一的,但是儿子难得这么亲昵撒娇地接近他们。而且,他们对自己的儿子的却也不算上心,又见儿子们哭得这般凄惨,心下终是不忍。

    “好了好了,不要哭。爹爹怎会不喜欢青儿和紫儿,爹爹就带你们去找雪球可好?”

    “欧也!爹爹真好,找雪球去啦!”

    搂着两人的脖子欢呼大叫,雪云歌与雪逐月无奈地抱起两个小鬼,朝着山上走去。却没有看见自己脑后的两个儿子狡黠地相视一笑,看了一眼越来越远的花海。

    雅爹爹,加油啊!

    一年后,顾唯一为雅生了一个女儿,这个女孩子生的很顺利,而且很乖,从来都是不哭不闹,见谁都会露出天使般纯净的微笑。雅给她取名为绵爱,代表对顾唯一绵绵不绝的爱意。这个乖巧可爱的小女孩,成为谷中所有人的珍宝,慕紫和司青甚至为了谁去抱她而大打出手,再也不是以前兄友弟恭的模样。就连不怎么喜欢小孩子的雪云歌和雪逐月,都对绵爱宠爱有加。不过奇异的是,绵爱最喜欢粘着的人,反而是捡儿,绵爱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舅舅”,这实在让众人意想不到。

    于是,在谷中,时常出现这样的一幕娇媚可爱的女童,追着一个高大俊美的男子,稚嫩的嗓音一声声地喊着舅舅。而在小女孩身后,两个绝美的双胞胎男孩拿着木剑打来打去,一边打着,一边大声争吵着。

    “妹妹是我的!”

    “是我的!”

    不远处的花海中,精致若陶瓷般娇美的女子,幸福地倚在三个绝美如仙的男子身旁,此生,她能够如此,再也无所求了。身后的男子,给与了她无边的宠溺,她也爱他们。这便是,他们都想要的幸福。

    请牢记本站域名g

    h3style"eight:bold"css"tcf2"宠溺无边duh3tbody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翁熄系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pku0361.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