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9章绝对的震撼

小说:双修法师 作者:一杯咖啡
    第79章绝对的震撼

    总之,各方各面的关系和原因,让步家父子在安鲁帝国平民和战士中的声望直线下降。早在几天前,去那两尊高大铜像前进行参拜和供奉的军民越来越少,直到前天有人开始朝那两尊铜像上吐唾沫后,现在那两尊铜像已经再也看不出原本的光洁模样了。整个卡洛斯岗因为这一举动而爆发出了一阵子自强不息、凡事靠自己的哀兵气息,士气得到些许回升。但这样的回升是没有价值的、更没有持久力。

    两位元帅和奥古斯丁陛下借着这股哀兵之势,率众进行了数次突袭,却全都被毫无悬念的打了回来。关外围城巡逻的,可都是各国的精锐骑兵,加上各国高手汇集、光明教廷的几大红衣主教、两大圣境强者等等,这样的组合阵容,根本不是只有普通士兵的安鲁帝国可以突围出去的。

    关上关下的军民情绪在回光返照般的高涨了一下之后,跌落速度之快,让自以为已作过最坏打算的奥古斯丁陛下都完全没有料到。这已不能用沮丧来形容,而是近乎绝望了。

    “关里的人听着!”

    又有联军的斥候在下面大声嚷嚷了。人们早已习惯,对方每天总要派人到关下来骂上那么几次阵,翻来覆去也不外乎就是问侯奥古斯丁陛下的十八代祖宗之类。但今天,骂阵的说辞出现了些不同。

    “你们帝国里最强的两大剑圣都已经投降了!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步惊龙大将军了解你们卡洛斯岗的每一个缺口、每一个设计!等他的步家军大队开到这岗下之时,就是我们发起总攻的时候!若你们拒不投降,等破关之日,就是我们屠杀之时!”

    “安鲁帝国的人听着!你们的步惊龙元帅、步云剑圣,已经投降了!他们现在是光明教廷的大客卿!他们对你们整个布防了如指掌!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趁早投降吧!”

    联军的骂子声音极大,数百人在关下大吼,声音传得极远。几乎整个卡洛斯岗人人都能听闻得到。

    整个卡洛斯岗上一阵沉默。

    这两天他们虽然朝步家父子的铜像身上吐唾沫,但那仅仅只是少部分人而已。大部分人都觉得步家父子虽然因怕死或这样那样的原因而没来救援,但应该还不至于真像谣传中所说的那样,投敌叛国才对。

    关下那些骂子说的话,是真的吗?

    无数士兵和民众都将头探向了城墙外。只见得对方军阵中,远远有一个貌似步惊龙大元帅的家伙,一身红衫、骑着一匹高头大马远远看着卡洛斯岗。

    士兵中有眼尖的顿时就认了出来“那、那真的是步惊龙大元帅!”

    “是大元帅吗?不可能吧?”

    “我与步惊龙大元帅见过,绝对是他!”有士兵疯狂而愤怒的吼出声来“我以前在惊龙城当过兵,我见过他那匹大高马!还有那装束、那容貌……”

    “我呸!还叫什么大元帅,步惊龙就是个狗屁!”

    “瞧!那里还有步云那个杂碎!”又有‘眼尖’的士兵吼了起来“我在红龙竞技场里见过他,绝对是那小杂种没错!”

    整个卡洛斯岗的士兵都嘈杂起来,人人显得愤怒而疯狂。亏自己还一直将这两人当作救命稻草抓着,在这卡洛斯岗拼死守护。哪知人家居然堂而煌之的到敌对阵营里去了!这、这还是咱们的战神吗?

    呸,狗屁的战神!步家父子就是一堆狗屎!

    “该死的步惊龙!该死的步云!”一个斜靠在城墙下的士兵突然破口大骂道“这种吃里爬外的东西,是咱们安鲁帝国的耻辱!”

    “耻辱!这两条狗吃着咱们安鲁帝国的粮食,现在却来反咬咱们一口!”

    “完了,步惊龙对咱们军队里的事了解得一清二楚,对这边的城防也无比了解。如果让他去指挥对方攻城的话,咱们、咱们一定就守不住了呀!”

    “这两个狗杂种,咱们熔了他们的铜像去!”

    “对!还留着那破铜像做什么?熔了炼成刀剑箭,还能让咱们多杀几个敌人!妈的,要是步惊龙的家眷在鲁京,老子现在就强『奸』他们的女人去!”

    ‘啪’的一耳光抽在叫得最凶那个士兵的脸上。

    蒂法一张俏脸憋得通红。步云是她的男人,她既不相信步云会做出那样的事,也更不希望听到有人这样侮辱他。

    “闭嘴!”蒂法怒吼道“都回到你们自己的岗位去!不许起哄!”

    那个挨了一巴掌的士兵先是没反应过来,捂着脸,随即狠狠瞪着蒂法,丝毫没有要退让的意思。

    蒂法、叶家姐妹和步云之间的事,其实早就私底下在鲁京里传开了。特别是在步家父子遭到怀疑之后,他与蒂法和叶家姐妹之间的事情也被人挖八卦似的疯传开。若不是因为蒂法是国王义女、是公主,若不是因为叶家姐妹是国师的妹妹,恐怕三女早就被愤怒的人群所迁怒了。

    而很不凑巧的,那士兵正好是联军方面派来散布谣言、瓦解军心的『奸』细。被蒂法这一打,正好让他找到了煽动的借口“这臭婊子就是步云的女人!”

    “什么公主,什么圣洁天才,还不就是一个和那人渣叛徒一起『乱』搞的贱货!兄弟们,反正关卡被步家父子出卖打破之后,咱们也活不下去了!现在就把这臭婊子给搞了!搞了他步云的女人!”

    那士兵几声狂喊之后,四周居然逐渐有人附和起来,浑然把蒂法这公主曾经的威严和地位视之为无物。显然这些附和有声的家伙都是『奸』细,但普通士兵哪里分辨得出来?步家父子叛敌、城破在际、死亡在际,恰好又冒出这个一个‘仇人’的女人,而且这女人曾经还是那么的高贵、不可触及……他妈的,反正都是死,死之前怎么着也要出一出心头这口恶气,把这个步云的女人给搞了!

    越来越多的士兵响应起来,在关头上发出阵阵附和声。蒂法几曾被如此多的男人直面过,心下忍不住胆怯。跟在她身边的卫兵们立刻做出防御姿态,将她护在中间。看到有人要去通报长官,那些『奸』细们巴不得事情越闹越大,顺势又开始把风头指向步家父子的两尊铜像“砸了那两尊铜像!搞了步云的女人!”

    嘈『乱』如同草原上的星星之火,一经点燃就迅速扩散,整个关卡上的士兵几乎是一瞬间就暴『乱』起来。那些因绝望和麻木而失去了生气的士兵,仿佛得到了这些天来最好的释放压力的机会,群情激愤,场面一发而不可收拾。

    而在此时,正坐在临时行宫办公桌前的奥古斯丁陛下也早早就得到了消息。但他却已没有下达任何的指令。这些士兵的叛变,在昨天最后一次突袭失败后,奥古斯丁就已经猜到了。只是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虽然在表面上,奥古斯丁默认了步家父子叛变的谣言,但实际上他了解步惊龙,深知这则谣言绝不真实。但他也知道,步惊龙到现在都还没来援救,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就他所得到的消息来看,步惊龙在银月山脉前全军失踪,肯定是被某位领域级强者杀了个渣都不剩……只有领域级强者可以办到这一点!而这个领域级强者,也定然是费尔普斯大主教无疑。

    奥古斯丁曾经认为领域级强者不过是一个传说,但现在他深信不疑。步惊龙栽在了费尔普斯手里,而之前新冒出的步云,也早有消息表明他是死在了落日山脉。

    奥古斯丁坐在桌前,听着下面接连飞报而来的兵变消息,已经丝毫提不起精神去处理了。他将这些事情全部丢给了手下那两位元帅,然后独自坐在这里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曾经唯一的支柱步惊龙和步云完了,他的雄心霸业完了,安鲁帝国也完了。这一切来得实在太快,快到让这位曾经满腹雄心壮志的国王陛下都措手不及的地步。

    想不到安鲁帝国两百多年的霸业竟然终结在了自己的手里,亏得自己在两个月前还做着要让安鲁帝国与夏皇朝和凯撒这两大巨头并肩称霸大陆的美梦……

    奥古斯丁的面前摆着一柄长剑、一杯酒。酒杯已经喝空,他慢慢拿起长剑。作为一个国王,他有国王的尊严。他不想看到自己的国家、子民在敌人铁蹄的践踏下哀嚎的场面。

    “报!”

    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喊声。

    奥古斯丁眉头微皱,他不是下过令,说一切军事都交由两位元帅处理的吗?他只想安安静静的走而已,岂能让那个该死的小兵破坏了这一气氛?

    “来人!”他下意识的喊了一声,却忘了在自己准备『自杀』之前,早已将身边所有的侍卫人等全都轰出门外去了。

    大门被‘砰’的一声撞开,奥古斯丁提着长剑怒容满面的站起身来。虽然他已经决定要死亡,但就算是死,他也还是安鲁帝国的国王。这小兵竟然敢不听自己的命令强冲进屋,而且还选择的是粗鲁的撞开房门的方式,这是奥古斯丁绝不能容忍的!他决定要在自己『自杀』前,先送这个卤莽的士兵下地狱!

    “报!援军!有援军!”士兵满脸的喜『色』,激动的嚷道“国王陛下,有援军来了!”

    奥古斯丁先是一楞。

    援军?什么援军?步惊龙的部队早就在银月山脉被古怪的力量给吞了个渣都不剩,其他各国现在不是被光明教廷所攻打、就是被他们所掌控。岂会有什么援军来救自己?

    “你说什么?!”奥古斯丁颤声问道。

    那士兵咽了口唾沫,显然刚才跑得太急了,差点没因为说话而把他给呛着“刚才关上的士兵差点情绪失控,各处长官都压制不下来。但就在那时,关外那些狗杂种的军队后方开始出现大规模的『骚』『乱』和喊杀声,而且『骚』『乱』还不止一处!元帅大人让属下来禀报陛下,请陛下前去军营决定紧急军事行动!”

    奥古斯丁原本苍白的脸『色』,在听到士兵的汇报后迅速的红润了起来。哪还顾得上送这士兵下地狱。他实在想不出此时此刻还能有谁赶来救安鲁帝国,而且他甚至不敢确定敌人后方的『骚』『乱』会不会是对方引蛇出洞之计,但这无疑是一个机会。一个说不定可以扭转整个战场的机会。就像他之前所想的那样,不管怎么说,还能有比现在更坏的情况吗?

    奥古斯丁匆匆赶去军营,两大元帅的意见统一。不管是不是敌人的陷阱,这都将是安鲁帝国最后的一次反击机会。一定得抓住才行!

    奥古斯丁亲自披挂战甲,在一大簇元帅将领的簇拥下赶到了关卡上。先前闹杂起来的兵变此时已自动平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关外联军的『骚』『乱』所吸引了过去。

    但见得一阵阵耀眼的剑光或魔法在远隔数十里外的联军阵营大后方闪起,哀嚎声、喊杀声震震传来,虽隔得极远,却是犹响于耳边。

    这些究竟是什么人?什么人?!能让数十里外的人都能清楚的看到他们挥出的剑气和魔法,那得强大到什么样的地步?!

    圣境级强者,一定是圣境级强者!而有可能出现在卡洛斯岗外,并帮助安鲁帝国的圣境级强者只有两个……

    “是步云!一定是他!”蒂法第一个激动的叫了起来。

    和步云分开这两个多月发生了太多的事和变故,而越是到绝望的时候,她就越是期待着能看到步云这位胆敢在蓝光林地中留下来,和四大圣境强者对抗的男人前来营救她、营救安鲁帝国。哪怕是在众口烁金之下、在顶着无数压力的情况之下,她都还坚持着替步云辩解,从没放弃过对步云的信任。而现在,这个男人回来拯救她了!

    蒂法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天知道刚才她被那些士兵骂,骂说她是个跟叛徒睡觉的臭婊子时,这小姑娘的心里有多么的难受。甚至在那一刹那,她对步云的信心有了些许动摇。若步云真像她想得那么好,怎么会让自己的女人在外面承受这样的压力和痛苦?

    但是,现在步云赶来了,他没有让自己失望!只要他能在最后关头赶回来,只要他还记得自己、记得叶家姐妹、记得安鲁帝国,那就算为他受再多的侮辱和痛苦都是值得的!

    听到蒂法喊出‘步云’的名字,那些先前还在大骂着步家父子是畜生的士兵们全都沉默下来了。如果来者真是步家人的话,那这些士兵恐怕就真会因羞愧而集体切腹了。

    由于距离太远,站在关头上还是完全无法看清楚敌营后战斗情况的。战场上的变化,那是瞬息万变。所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奥古斯丁无比清楚这一点,这是最后的机会,能动员起卡洛斯岗的战士近二十万人以目前能达到的最高士气倾巢而出!他要赌这最后的一把,不留任何后路、不成功便成仁!

    “我们的战神回来了!”

    不知是哪个士兵先喊了出来。

    “战神!战神步惊龙!战神步云!他们回来了!”

    奥古斯丁仿佛在一瞬间就恢复了他往夕的机智与霸气,他站在城楼的最高处,手中长剑‘呛’声出鞘。整个身影在朝阳的照耀下,被渡上一层金『色』的光芒!

    他双眼隐隐湿润,由死到生、再到看到希望,人生大起大落实在是太快太刺激了,这样的过程让心理强如奥古斯丁也禁不住整个人近乎有点疯狂。他咂巴了一下干焉的下唇,本想说几句慷慨激昂的动员语录,但却发现怎么也开不了口。而最终从这位高贵帝王口中脱口而出的,竟是一句粗语!

    “给我杀光那帮狗杂碎!”

    “杀!杀!杀!”关内的士气,仿佛瞬间就从零飙升到了一百二十!连那护关河上的吊桥,几乎都是被疯涌而出、等待不及的士兵生生砍断链锁,硬砸下来的!

    一个个在卡洛斯岗内憋红了眼的战士如狼似虎的冲了出来!如果说之前关内士兵是羊的话,那现在就全都变成了猛虎!

    偷袭联军后方的,正是步云、无『毛』猴子、雷姬、蝶千朵等人。光明教廷虽在通往卡洛斯岗的最后两处关卡处设下重兵,但无『毛』猴子等人却压根就连碰都没去碰这两处地方。就像是早就已经知道了光明教廷布置似的,直接绕高山而过,直扑卡洛斯岗而来。对于他们这些圣境级强者来说,爬高山行险路如履平地。之前冲击那些关卡,也不过是为了把光明教廷的高手都吸引到最后那两关去,以减轻卡洛斯岗的压力而已。

    而步云则是直接通过血之契约的传送术与无『毛』猴子汇合,然后在赶到卡洛斯岗后,马不停蹄的就朝阵营大后方发起了猛烈冲击。

    这可是三个圣境级强者带着三个圣级强者,再加上一个领域级强者的强大组合!虽是三路人都手手留情,大部分攻击以威压不成型的军队营地士兵为主,但引起的『骚』『乱』和动『荡』却是难以言喻的。再加上步云这准领域级强者从中路一路碾压过来,虽未动用领域力量,但单是神剑之威,便已足够吓破这些败军之胆了。毫无准备、无法摆出军阵以抗击其威压势场的联军,立时便如土崩瓦解般被清出一条大道。等营地中部位置的联军反应过来,集结起军队,以军阵势场抵抗住几人的威压之后,卡洛斯岗的守军却以雷霆万钧之势杀出!

    联军腹背受敌、加之被步云几人虚张声势的攻击给搞得人心惶惶,所谓兵败如山倒,整个前锋阵线瞬间就被冲垮。紧接着就是卡洛斯守兵气势如虹一路冲杀,等得他们和步云几人中头汇合时,整个数十万军阵的联军阵营眨眼间竟就已被冲得溃不成军、四散逃亡!整个战场『乱』成一片!

    “妈的,这些家伙也太弱了吧!”无『毛』猴子提着它的铁棍一通『乱』砸,每一棍下去,都带能起滔天之势,至少也压扁数十名战士。那血肉横飞的场景,比起雷姬等人的‘温柔’而言,简直就像是个血腥地狱。以至于无『毛』猴子身周数百米范围,竟然没一个战士敢于靠近。什么军阵军势,早已被它给打得半点脾气都没了,就算是四散而逃的时候,那些士兵也没敢从这杀人狂魔旁边经过,惹得它连声吼叫“这比起那些来秘境里送死的家伙都还不如啊!”

    梵塞秘境以前虽是c级秘境,但进入其中的至少也是高阶准骑士,且进退有序,基本都是步家军的精锐。自然远非这些被打破了胆的乌合之众可比。

    它一吼未毕,两道强横的剑气一左一右同时朝它袭来。一道金光万点,一道则是凝练如匹、气势归一般严谨无比。

    总算来两个像样点的了!

    无『毛』猴子心下大乐,手中铁棒举起抡圆,一层金光闪闪的光罩瞬间被那棒风带起,笼罩住它全身。

    两道剑气同时劈在这金光罩上,只听得一阵噼里啪啦的爆破声响彻天地,整个大地都为之震颤,直震得附近一些功力稍低的战士全都捂住耳朵跪到地下去!

    金钟罩屹立不倒,两道剑气竟同时被它所化解!但随之而来的,则是毫无停顿的再次连续攻击。金钟罩在与之前两道剑气抗衡时便已被消耗怠尽,此时正是旧力不接的时候,被接连跟上的两道剑气直接破罩而入!

    无『毛』猴子早有准备,此时双腿已呈半蹲之势,一声大吼、猛然冲天跳起。整个身影竟轻易便跳到百余米高空!

    如果是魔法师使用悬浮术之类的玩意、或是剑圣利用势的控制上升到如此高度,那半点也不足为奇。但无『毛』猴子却是生生靠身体弹跳到这样的高度,起跳时周围没有任何的魔法波动和势场波动,这就未免有点骇人听闻了。

    塔雷奥古斯丁和奥巴不禁都同时一怔。就这一怔神的功夫,无『毛』猴子居高临下,手中巨棒化为万千金『色』棍影朝两人分袭而去!且每一道棍影,竟都隐隐有当日剑八那毁天灭地之剑势的七、八分威力!

    地下的两大圣境强者同时『色』变,手中剑气不要命似的朝半空中挥斩出去。远远看去,就像是半空中一道金『色』光波与地面上冲天而起的两道白『色』劲波冲击碰撞在了一起,一时间竟是不分高下!

    这是哪里来的怪物?!

    塔雷奥古斯丁和奥巴都打得心惊胆颤。通常来说,同阶的魔兽要比人类差上一点。比如一只c级五阶的魔兽,与其对应的五级准骑士交手的话,死的一定是前者。原本两人是根本就没把这圣境猴子放在眼里的,之所以会同时出手,主要还是想尽快解决它,好腾出手去扭转整个战局。却不料就是这圣境猴子,居然与两大人类圣境强者打了个旗鼓相当!这、这该不会是半神级的魔兽吧?两人头皮发麻的想到。

    与此同时,雷姬和蝶千朵两队却遇到了些小麻烦。出手拦截住她们攻势的是彼德与另外四名红衣主教。彼德曾与圣境级强者打成平手,对付上刚刚晋阶圣境不久,且连势都还不会运用的雷姬等女,确是旗鼓相当。再加上四名实力相差不多的红衣主教帮忙,四女顿时显得有些左支右拙。

    原本已经开始溃散的联军中营也趁此机会稳下阵脚来,调过头去堪堪抵住卡洛斯岗守军的冲击。彼德那张原本惊慌无比的脸,此刻也稍稍镇静了些不要慌、还有机会!巨移阵已经启动,只要当着这几个圣境强者,撑到大主教大人率光明骑士团大队到来,管他什么圣境强者、管他什么卡洛斯岗,全都是渣!

    彼德的眼里冒出无穷的怒火。卡洛斯岗本应该成为他的囊中之物,本应成为他继续往上爬、或者说在大主教面前争取表现的舞台。但现在却因这帮家伙的出现而毁于一旦!就算随后大主教大人率军踏平了这里,那又还有自己什么功劳?不以败军之罪直接灭杀掉他,彼德就要偷着乐了。

    不过,那个雷姬、清欲圣女,对这两个女人,彼德可不陌生。他十分清楚在两个月前,这两人还都只不过是圣级强者。这才短短两个月时间,二女跟着步云失踪后再出现,竟就变成了圣境级强者!看来大主教大人的猜测是没错了,这三拨人马里肯定有步云无疑。可恶啊,亏得自己还在前几处关卡里设置了重兵、把好些圣级光明骑士阵队都给拉了过去,否则有他们防御后翼的话,又岂会如此轻易就被这些家伙冲杀进营地来?!中了这些家伙的调虎离山之计了!哼,不过那又如何?就凭你们这种连势都未曾领悟的圣境强者,能翻得出什么花样来?那个步云也是如此吧?也就瞧着那个没长『毛』的怪猴子厉害些,但只要等大主教大人驾到,就算是那无『毛』怪物也不过是弹指间灰飞烟灭罢了!该死的家伙,那个雷姬、那个圣女小妞,还有那个蝶舞衣、那个仆女,等战事了结,看老子怎么『操』你们!

    想到眼前这几个『性』感美女在床上的模样,彼德就有些欲焰高涨。下手的巫术也随着他心境上的疯狂而越发的狠毒凶猛起来。蝶舞衣和琳儿初入圣级,在彼德的大面积巫术攻击下颇有些撑持不住。雷姬和蝶千朵不得不分心照顾,几女的战势立时受挫,一时间在几个红衣主教的攻击下险象环生。

    “活捉这几个小妞!”彼德大声喝道。虽然大家都是红衣主教,但彼德却是十二红衣主教中排名第一的,平日又深得费尔普斯的宠信,权势要比其他红衣主教大得多。几个红衣主教平时没少奉承彼德,看他此时打鸡血似的表情,哪还不明白他对眼前这几个美女的心思?一个个立时更加卖力起来。

    “兄长想要活捉谁?”

    一个威严无比的声音远远传来。发声时似还尚在数里外的战场上,但等那个‘谁’字落音,一条人影已出现在了彼德的视线里。

    “是步云!”彼德大声叫了出来“大主教有令,活捉步云者赏圣水百瓶,杀死他的也赏五十瓶!给我宰了他!军阵!列军阵!”

    一看到步云,彼德就兴奋起来。上次在落日山脉拦截步云时,彼德就深知这家伙虽有圣境的力量,但却并未到达领悟‘势’那种层次。严格说起来,这只能算是亚圣境级,就和眼前这外强中干的雷姬等女一样!就这样一个软柿子,大主教竟然开出五十到一百瓶圣水的优厚悬赏。要知道,即使是步惊龙的悬赏,也就与这档次一样而已。至于华老怪,费尔普斯倒没开出什么悬赏,因为开了也没用。除了同为领域级强者的费尔普斯,其他人要想杀掉华老怪,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更别说什么活捉了。

    步云此刻对彼德的诱『惑』力可比眼前的几个女人要大得多了!且不说那几十瓶可永久提升功力的圣水,眼下他战场失利,若能抓住步云,则是大功一件。到时候功过相抵,自己也就不用担心会受费尔普斯惩罚了。

    几个红衣主教顿时红了眼,四周那些乌合之众,也被夹杂在其中的光明骑士生生给控制住,组成几大军阵朝这边猛压过来。虽是仓促聚集,但人多势众。军阵的势场顿时将雷姬等女压制住,被十几个圣级光明骑士缠得一时脱不开身。彼德和几个红衣主教则争先恐后的朝步云涌了过来。谁都想做那个活捉步云或杀掉步云的大功臣,但是……

    步云微微一笑,缓缓立起手中神剑,竖在胸前。

    威势竟化为实体!一股力道极为强横的气浪以步云为中心朝四面八方猛然扩散开去。强如彼德和几大红衣主教,竟被这股气浪给掀得立足不稳,差点被刮飞!至于稍远处那些准备围攻雷姬等女的普通士兵、甚至是那几个圣骑士,竟都被这股‘蛮不讲理’的气浪给直接掀翻,跌了个七晕八素!

    这是什么力量?!彼德等人都傻了眼。不管那家伙会不会‘势’,单是这手气浪,就足以让他们望尘莫及!人家吐口气都能把你吹走,你还打个屁啊?

    彼德脑子反应最快,第一时间就抽身后撤,几个红衣主教则似是脑子没转过弯来,一顿之后继续攻向步云。

    “跑不掉的。”步云懒洋洋的声音有如魔咒一般,彼德只感觉脑子里一荤,仿佛被这句话给『迷』了魂似的,双腿不由自主的就停了下来。

    他混身都在发抖,浑然没有想到那个步云竟会有着如此强横的魔力!看来那本帝王术,这小子是真的学完了!

    作为最受费尔普斯信任的红衣主教,彼德对帝王术的事可说是了如指掌。他知道那是当年通灵大帝借以横行天下的无上功法,也知道步云手中那柄一看就知不是凡品的剑,乃是通天三神器之一的神剑。但他却还是没想到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能强悍到如此地步。这、这也实在是太逆天了吧!

    步云一句话,便将彼德和几个红衣主教同时定住,腿上像是生了钉子似的,半步也移动不得!

    早先他刚靠着神剑感悟到领域力量的时候,对力量的运气还未有这般得心应手。那时的他就仿佛像是一个空拿着一柄利器的人,只会用这柄利器去砍砍杀杀,没了利器就一无是处。但从领悟阵法,进而将自身的境界提升到整体大圆满后,对力量的运用一下子就得心应手起来。但凡是任何力量到了他手中,都可转化为一切他可以想象到的攻击手段。并且还能保证将这些力量配合着攻击手段,把攻击力发挥到最大化地步!这就是大圆满领域级强者的实力!

    步云手臂轻抡,神剑在半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根本就没曾见到任何剑气光华,彼德,连带着四个红衣主教的脑袋就那么凭空飞起!

    震撼!绝对的震撼!

    四周那些士兵和光明骑士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彼德是谁?红衣主教是谁?别说对于那些普通士兵,就算是对于那些光明骑士来说,也都属于是高高在上、神一般的存在。一个个都是有着能与普通圣境级强者比肩实力的大人物!但就是这样的大人物、超级强者,在那个年轻人的面前竟然连一点点的反抗动作都做不出来?!就这么瓜西西的站在那里让别人轻而易举的一剑削去了脑袋!那个年轻人是谁?是魔鬼吗?!

    整个战场的喊杀声依旧旺盛,但以步云为中心,起码方圆一里内却是鸦雀无声。步云那轻描淡写、举手投足间就取走几大亚圣境强者『性』命的能力实在是太过骇人听闻了。相比之下,那打得惊天动地的无『毛』怪物和两大圣境强者的战场,反倒显得实在是太过雷声大雨点小了些。

    不管是光明骑士还是那些普通杂牌军,在短暂的失神之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逃跑。这些人不敢往步云的周围跑,尖声惊叫着四散而开。人数虽少,但好歹也有几千之众。前面好不容易才刚刚稳住阵脚的联军,吃这些吓破胆的败军从自家后方一冲,顿时阵势溃散。失了军阵势场,这些家伙又岂能再和卡洛斯岗那些杀红眼的守军相抗?整个战线再度溃败,而且这一次的溃败之势,比起之前那一次还要来得快得多、也要凶猛得多!

    塔雷奥古斯丁和奥巴双战无『毛』猴子,虽是略占上风,但却始终是无法获胜,甚至连要想伤及无『毛』猴子都显得十分困难。刚才步云那云淡风轻般的一击,在普通士兵看来感受不出什么气场波动,但这两个圣境级强者却一下子就嗅出了其中所蕴涵的那种领域法则力量!

    两人最开始还以为是费尔普斯大主教驾到了,心中暗自窃喜。但随即就感觉到这股领域力量与费尔普斯那种霸气外『露』的强势领域完全不着调!

    是那个步云!

    塔雷奥古斯丁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个卡白。转过头间,恰好见到数里外彼德等人的头颅飞起那一幕。哪还顾得去和无『毛』猴子火拼?对方出了个领域级强者,自己若不赶快逃命的话,那不是英勇,是脑子有问题!

    这两大圣境级强者几乎不约而同的选择了逃跑,但两人的气场早已被步云锁定,又岂容他们轻易逃走?正要有所动作,场中又是一变。

    一股空间波动在护城河前方出现,紧接着这股波动越来越大,变化之剧烈、扩散速度之快,简直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一个巨大的黑洞瞬间出现在那里!黑洞逐渐变亮,闪现出里面的一片丛林来。步云眼眼一亮,这片丛林他可是再熟悉不过了,那正是银月山脉中,步家军突然失踪、并让老村长发现北斗天罡阵的地方!

    盔甲鲜明的步家军出现在那个无尽的空间中,而骑着高头大马站在最前方的,豁然便是失踪两月之久的步惊龙!

    在外界看来,他们是已消失了两月时间。但对于整个进行空间移动的步家军来说,他们根本就才度过了一秒不到的时间。

    一个个身影由虚化实,在宽阔的护城河前出现!沿绵不绝、一眼看不到尽头!卡洛斯守军本以高涨的士气,迅速再次拔高!战士们一个个都嘶声力竭的、激动的咆哮起来!而已成败势的联军,则随着空间黑洞的出现、随着步家军的出现,瞬间变得再无斗志!

    赢了吗?

    旁人或许都会觉得自己已经赢得这场战斗的胜利了。但步云却突的变『色』“不好!”

    一股磅礴得无与伦比的气场突然从天而降,一团巨大的黑『色』弹幕朝那正在继续着传送工作的‘空间黑洞’轰了过去!

    要传送数十万人,这可是个耗时颇长的过程。现在出现在护城河前的那些步家军,基本还是虚实参半的身体,包括步惊龙在内都是。倘若此时空间黑洞受到猛烈冲击导致传送中断,那非但传送失败,这些传送了一半的人们甚至还会直接被卡在虚空和现世中,瞬间就会连灵魂都被撕裂得渣都不剩!

    能发出如此威力绝伦攻击的,当世恐怕只有一人!那便是光明教廷大主教费尔普斯了!

    步云反应极快,后发先止,抢在那黑『色』领域攻击到黑洞空间前拦截了上去,手中神剑全力爆发,撑起一片防御领域!

    但这仓促间出手,毕竟不如费尔普斯酝酿已久的攻击强悍。且步云对领域的控制力虽远超费尔普斯,但那是指小面积范围内而言。此时他所需要保护的那个空间黑洞面积太大,强迫步云必须得放弃他对小范围领域的控制强度,强行将他的领域撑涨、扩大。这样一来质量严重下降,竟被费尔普斯的黑『色』领域弹幕直接给轰了个吐血不已!整个人更是因受不住那扑面而来的冲击力,直朝黑洞空间的位置跌落进去!

    与此同时,在战场的左侧面,竟突然出现十万铠甲鲜明的光明骑士!光明骑士们突的发出齐声怒吼,其军阵势场之威,远比联军那些乌合之众强上百倍!原本大局已定的战场气氛瞬间又紧张起来!卡洛斯守军虽斗志昂扬,但到底是拼了近一小时后,此时人困马乏,岂是那精锐之师的对手?

    所幸有步云刚才冒死一阻,黑洞空间的传送工作已算全部完成。二十万步家军联合着十多万夏皇朝的精锐军队,齐齐掉转阵势,对准光明骑士团那边也是发出怒吼声。这三十多万人,虽单兵能力比起光明骑士团的精锐相差甚远,但不论记录『性』、军阵配合等各方面,显然都要强出光明骑士团一筹。再加上人数足足多了三倍,这势场一爆发开来,竟也不输于光明骑士团分毫!

    两边军阵步步紧『逼』,而原本在四散溃败的联军,也被费尔普斯和光明骑士团的强大势场给重新拉回了些许斗志,三三两两的聚合在一起做着最后的殊死抵抗,让疲惫不已的卡洛斯守军一时难以啃下。

    战势又再次陷入胶着难测的局面!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翁熄系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pku0361.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