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章

小说:双程 作者:蓝淋
    我僵硬地躺著,一动也不能动,四肢和血液都凝固了。

    陆风直起身来,表情冷漠地看向门口,他没有惊诧,没有意外,好象文扬的出现根本就在他掌握之内。

    我一瞬间完全明白过来。

    什麽爱抚,什麽亲吻都是假的都是我自作多情

    他只不过是想让我出丑而已。

    ”爸”文扬这回是完完全全出现在我面前,我还张皇失措地赤裸裸躺著,僵硬地望著他,他也面色铁青地望著丑态毕露的我。

    突然解冻一般,我整个人弹跳起来,惨叫著推开陆风,手脚并用地抓著任何可以遮挡自己丑态的东西。不顾一切钻进被子里,哆嗦著蜷成一团。

    不要看我求求你不要看我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不知道什麽时候房间里才又是一片寂静,只剩下我一个人维持著同样的姿势缩在被子里,闭著眼睛一直发抖。

    天好象已经黑了。

    我那样一声不吭地紧紧缩著,一动也不再动了。

    似乎是半夜,身上又变得滚烫。我烧得难受,把脸埋在床褥里意识不清地磨蹭,冷一阵热一阵。眼睛睁不开了,也听不清声音。梦里好象有人来抱著我,我抓著来人的衣服,断断续续地哭,一开始叫妈妈,到後来一直重复叫一个名字,不停地叫,颠颠倒倒地叫,哭得喘不过气。

    我以前,真的,是那麽喜欢他。

    陆风接下来几天没再对我做什麽,也许我那天以後缺乏反应的木然和迟钝呆滞的表现令他觉得厌倦了。

    他越是毫无动静越是平和,我越是紧张不安,不知道他又在准备什麽新的手段,等著冷不防跳出来鲜血淋漓地咬我一口。

    他看我的目光里是些什麽东西,我分辨不出来。他复杂得远远超过我能看得透的程度。

    坐在浴缸里泡掉身上积累下来的药味和汗味,热气熏得人昏昏然,久病初愈身体有点虚软,泡著泡著,不自觉渐渐就靠在缸沿沈睡了过去。

    被门轰然大开的声音惊醒了,懵懂地坐起来张开眼睛望著面前的人,好半天焦距才对准他的脸。

    ”你在这里干什麽?”他脸色很不好看,语气更暴躁。

    ”洗澡。”不然还能干什麽?难道在游泳?

    ”你洗了两个锺头了。”他讥讽地,”要自杀的话也不要弄脏我的浴室。”

    这才注意到门这回是真的要换新的了。

    目光收回来,意识到自己还是赤裸裸的在他视线里,本能地伸手遮掩,陆风愣了愣,像看见什麽可笑的事情一般暴笑出声来”你怕什麽?你这种样子,难道还以为我会对你?”

    我有点羞惭地把手放了下来。

    他却没走开,还是定定看著我,我有点僵著,不知是不是该把手再遮回去。

    下一个动作惊得我差点从水里跳出来──他开始动手解开上衣,抽出皮带

    ”你”我才来得及吐出一个字,他就大步跨了进来。浴缸再大,塞进两个身形都不矮小的男人,也没剩下多少空间可以躲闪。我没反应过来地呆看著他一把抱起我,拉开双腿。

    跨坐在他腰上,感觉到坚硬地抵在我大腿内侧的火热意图明显地往後方探索,我拼命推挤他的胸脯”不要你放开不”

    ”不要吵。”他声音低哑,然後牙齿锐利地咬上我胸口,痛得我大大一抖。手指沾了一堆沐浴露就往里长驱直入,我不断挣扎”你又想怎麽样,你”

    我惊慌地四处张望,是不是又有人在哪个隐秘的地方偷看,或者他装了摄像头

    ”什麽都没有”他一眼就看穿我在寻找什麽,”你不用担心”

    双丘被强硬掰开,在水里浸泡了太久,那里本来就已经松软了,有了润滑,他轻而易举地全部挺了进来。

    我呜咽著还在不停扭动抗拒,腰却落在他有力的手掌中,自下而上一次次的顶动,一点也躲不开,一点缓冲都做不到,只能被他力大无穷地举著,剧烈贯穿。

    身体胶合著波动,我始终没有放弃的徒劳挣扎在野蛮冲撞带来的痛楚中慢慢变得无力了,有点失神地抓著他的肩膀,承受著大幅度的抽送,刚才还拼命要挣脱地扭动的腰已经酸软地瘫下来,被动地颤抖。

    突然被推倒在缸沿,他顺势挺进,一边握住我的肩膀,把脸贴过来。

    在嘴唇靠上来的前一秒我尖叫一声别过头。

    ”不要”

    不要再吻我,你做什麽都好,不要再那样

    他继续著攻势,一手捏住我下巴。我还在盲目摇著头”不行不”嘴唇闭得紧紧的,他怎麽挑逗怎麽强硬地要撬开我的牙关,我只是顽固地咬著牙。

    他似乎发怒了,手指钳住我两腮,逼得我张嘴。骨头要碎裂般的痛楚,我发抖地闭著眼睛,下颚被固定住,他的舌头终於还是硬闯进来了。

    有点腥甜的味道扩散开来。

    为什麽一定要接吻呢?

    难道你不觉得亲吻比起单纯的性爱,包含了太多感情吗?

    迷糊地盯著百叶窗缝隙里流泻进来散碎的光线,天亮很久了,可是我动不了。

    昨晚被他从浴缸里抱回床上,从前从後又不知道强硬地侵犯了多少次。

    感觉他好象禁欲已久似的。当然也只是”似的”,他经常在客厅或者隔壁和各种各样漂亮少年做的那些事,我又不是看不到听不到。

    我想不清楚他为什麽还要抱我。他们哪个不比我这麽个老头子好太多呢?

    他和他们在在床上,也是那麽热烈又温柔吗?也会吻他们,替他们擦眼泪,用嘴为他们吗?

    这样不好太暧昧了容易让人有所期待啊。

    用手背擦了一下脸,爬起来艰难地穿衣服,指甲缝里隐隐有些血迹。把他背上抓得都是血痕的时候他没吭声也没有一巴掌打过来,只是发狠噬咬著我的嘴唇,要一口吞下去似的暴虐。舌头在口腔里野蛮翻搅的记忆太过真实,我难堪地觉得耳朵发热,不敢多看两腿间斑斑点点的青痕,抓过裤子忙乱套了上去。

    蹒跚走下回旋的楼梯,却看见客厅里坐著位年轻男孩子,我吃了一惊,抬起的脚僵在半空中不知是不是该放下去。以为没有外人我才走出来,我还以为今天应该不会有这种身份的客人的,毕竟他昨晚才刚刚那样过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翁熄系小说 版权所有 © http://pku0361.com All Rights Reserved